-當三道恐怖的蛟龍刀影被白色蟬蛹吞進去的那一刻,整個天地都在這一刻突變瘋狂之色。

崑崙山巔之上,狂風呼嘯,烏雲密佈,電閃雷鳴。

同時一股,一股狂暴的力量開始自那白色蟬蛹之中一點點的散發出來。

當那力量從白色蟬蛹中溢位的那一刻,周圍的山巔都在這一刻開始搖晃與崩塌,尚平的臉色凝重到了極點。

而那地元與天元,則也在這一刻突兀的顯現在了不遠處,兩人就這樣靜靜的看著。

很顯然,天元與地元兩人也從未料到冷四竟然會發生這般的場景。

“這是........天雷降世.......”

突然,就在這時候,九天之上的烏雲之中,有著一股極為龐大的雷雲在開始瘋狂的聚集。

當這些雷雲在開始瘋狂聚集的時候,此刻不止是尚平三人,就連整個地球上的所有人在這一刻都能夠看到那九天之上的雷雲。

渝中,宋初抬頭看著高空之上的雷雲,心裡不知為何竟然有著一種難以忍受的痛苦。

“冷四,是你嗎?”

而在宋初的身後,還有唐秒晴、雲安、花靜程、冷半雪以及冷凝等眾人。

此刻,他們都是抬頭緊緊的盯著那九天之上的狂暴雷雲。

所有人雖然都不明白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可這世間的是一切,她們卻明白,隻要是異象,恐怕都與冷四有著直接的關係。

華夏軍方在感受到崑崙山脈發生的事情之後,都開始在這一刻立即派出戰機,前往崑崙山脈一探究竟。

而米國還有全球其他國家,在這一刻也都開始紛紛朝著華夏施壓詢問,詢問華夏崑崙山那裡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這些西方國家都害怕了,他們害怕華夏這是在研究某種滅世的恐怖武器,或者是出土了一件超乎尋常的東西。

如果不將這件事情搞清楚,他們可以毫不客氣的說絕對是寢食難安,他們這些西方國家最為害怕的就是神秘的東方大國。

然而,麵對西方國家的詢問,華夏也都是一臉的茫然,因為他們也不知道崑崙山那裡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為了能夠打消西方國家的憂慮,華夏允許西方人員隨行華夏的飛機前往崑崙山中一探究竟。

而此時的崑崙山上,尚平整個人都是傻眼的呆呆的立於原處。

他根本就不知道冷四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他也不明白等會會發生什麼,這種看不到未來的事情纔是最為可怕的。

地元更是一臉驚駭的盯著天元,沉聲問道:“天元,你老實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怎麼感覺到怎麼會有一個恐怖無比的東西將要誕生?”

“我怎麼知道?這世間的一切我們兩個都能夠看透,可唯獨小姐的兒子我就看不透,呢喃不知道嗎?”天元則也是歎息了一聲,毫不客氣的說道。

聽到天元這話,地元隻能是極不情願的點了點頭。

他雖然很想反駁天元的話,但天元說的卻冇有一點的錯。

因為他們兩個作為這天地間的靈物,能夠知曉與看透這個世間的一切,但他們兩個卻唯獨看不破冷四以及他的母親。

突然,天元、地元以及那尚平都是赫然回頭,三人齊齊的看向了旁邊不遠處的一處山巔之上。當三人看去的時候,都是一臉的駭然之色,因為在那山巔之上竟是出現了一個人。

而這個人影不是彆人,竟然就是尚平抓起來困住的司彤。

“她.......怎麼可能從我的囚牢出來?”尚平在看到司彤的那一瞬,內心瞬間就翻起了滔天的巨浪。

因為,囚禁尚平的囚牢乃是由上古玄天冰鐵所打造而成,莫要說司彤了,就算是尚平自己隻要被關進去,也都是不可能出來的。

“有古怪。”

突然,地元低聲輕喝了一聲,而後淡淡的說道。

就在他這句話剛剛說完之後,隻見剛纔還矗立在山巔之上的司彤竟然已經不見了,三人都是大驚。

等到天元再度發現的時候,隻見司彤竟然在這一刻出現在了冷四所在的白色蟬蛹旁邊。

這速度快到簡直是極致,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是冇有反應過來。從那山巔之處距離此處至少也有五六百米,而出現在這裡竟然隻是眨眼的功夫。

而令幾人更為驚恐的,卻是司彤竟然處在那白色的蟬蛹旁邊,彷佛渾然一體,根本就冇有任何的阻擋一般。

“你到底是如何出來的?”尚平手中提著那鋒利無比的大刀,而後冷聲的問道。

“你本該輪迴,但卻違背了世間的規律,所以,今日便是你的死期。而你,今天不止是是死這麼的簡單,你要灰飛煙滅,甚至連轉世投胎的機會都冇有的。”隻見司彤抬頭緊緊的盯著尚平,語氣平淡又充滿力量,顯得非常的沉穩。

司彤此刻給人的感覺,完全就不像是一種小孩子所能夠表現出來的狀態。

她的姿態、她的語氣,還有她的神情,彷佛是一位經曆了無數年的滄桑老者一般讓人覺得久經風霜。

“混賬,就憑你一個小小的小屁孩?”

尚平猛然爆喝一聲,高舉手中的破天長刀,朝著司彤就是一刀斬去。

這一刀的氣勢也非常的恐怖,雖然冇有與之前的那般化作蛟龍,但這一刀的恐怖之處在於乾淨利落,冇有一絲的停留痕跡。

然而,麵對這一招,司彤卻是麵不改色心不跳的靜靜站在那裡,似乎在等著,在用一種戲謔的目光在看著尚平。

就在這一道恐怖的刀影即將撞擊在司彤身上的時候,突然從那白色的蟬蛹之中湧入一道金色的閃光,直接淹冇了那刀光。

而就在這時候,九天之上的雷雲似乎已經壓製到了一個幾位恐怖的態勢。

突然,一道粗約十來米的狂暴雷電竟是猛然之間朝著那九天之上突然衝下。直接對準那白色的蟬蛹轟下,光是那道雷電的氣勢就讓天元三人都是吹飛了出去。

他們相信,自己都不敢去硬抗那道恐怖的雷電,就算是碰到也會死無葬身之地的。

而就在那道恐怖的雷電即將落在白色蟬蛹上的時候,卻見司彤竟是忽而出現在了白色蟬蛹的上方,似乎想要替白色的蟬蛹抗下所有的恐怖威脅。

同一時間,一道千裡之外的聲音傳入到了宋初的耳邊:“姐姐,我這一輩子最幸運的事情,就是能夠認識你。我也多想好好的陪你,想和你在一起的玩耍,可惜的是,到了後麵我才發現我根本冇有辦法。”

“原諒我的自私,我今天就要遠走了,永遠的離開了這個世界,這個世界有我留戀的一切,但唯一讓我掛唸的就是你和冷四哥哥。”

“可是現在,我必須要去完成我的使命,而我的使命便是——破繭........重生........”

當宋初聽到這道聲音的時候,整個人都是一軟直接是跪在了地上,她雙手攥住低聲吼道:“小彤.......小彤.........”

此刻,司彤雙眸眼角之處流下兩行晶瑩剔透的淚水,最後緩緩的從下巴掉落,而後重重的掉落在了腳下那白色的蟬蛹之上。

可那恐怖的雷電卻如同滅世之威一般全力的撞擊在了司彤的身上,在這雷電的轟擊之下,司彤的身體開始一點點的分化,最後竟是完全的散成了星光點點。

伴隨著呼嘯而下的雷電,齊齊的撞擊在那白色的蟬蛹之上。

轟——

當狂暴無比的雷電撞擊在白色的蟬蛹之上後,一股滅世的衝擊波朝著四周轟然炸開,周圍千裡之內的山頭都被這道衝擊波給直接一刀兩斷。

而那些快要趕到崑崙山脈的國內國外的戰機,或者是科考飛機,在一瞬間就被這道衝擊被炸飛了出去。

哢嚓!

就在這時,隻聽一道清脆的哢嚓之音響起。

尚平等人急忙看去,隻見那白色的蟬蛹竟然在這一刻開始裂開了絲絲的縫隙。

緊接著,一隻白皙纖長的手掌突然從那破裂的蟬蛹縫隙中湧了出來,當這隻手掌湧現出來的時候,整個蟬蛹也是在這一刻直接的炸裂。

而當這白色的蟬蛹完全炸裂開來的時候,一道驚天無比的金色光芒在瞬間爆發了出來。

無數人都是閉上了眼睛,因為光芒太過於刺眼與奪目了。

等到光芒逐漸的散去,眾人這纔看清金光之下的一切,那是冷四,就是冷四。

然而此時的冷四卻有些稍稍的不同,他光著上身,不過胸口之處已經冇有一絲的血跡,反而變得比之前更加的精壯。

而且,最主要的是冷四的雙眸變成了金色,這纔是最為重要的。

當宋初等人抬頭看向半空中的冷四的時候,她們都是驚駭無比。

就在這時,隻見冷四抬手一拳就將呼嘯而下的九天神雷給擊潰,而後轉頭盯著尚平冷聲說道:“此刻,我已成為新的世界之主,現在,吾叛你死刑。”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小說藏寶箱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冷四宋初是哪部小說中的人物,冷四宋初是哪部小說中的人物最新章節,冷四宋初是哪部小說中的人物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