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景寒冷嗤一聲,丟給她一個白眼,嘴裡道,"就這裡吧。"

這裡離易雲飛的寢宮最近,也是整個易雲樓最中心的地點,找到阿暖的魂魄機率也是最高的。

"這裡?"

顧初暖掃了掃眼前雲樓兩字,不確定的問了問。

這裡可是他的寢宮門口,在彆人寢宮門口行召魂之術真的合適嗎?

夜景寒未免也忒會挑地方了。

顧初暖有些猶豫。

暗處保護皇貴君的強者實力太強了,若是在這裡施法,萬一被他們趕出去或者打出去,那未免也太冇麵子了,畢竟她現在還是冰國的女帝。

想到那縷魂魄對夜景寒,肖雨軒以及溫少宜的重要性,顧初暖咬咬牙。

"行,這裡就這裡吧。"

她拿起杯子,用小刀劃開自己的手腕,將血滴入杯子裡。

夜景寒心裡升起一股不詳的預感,皺眉道,"彆告訴我,你想用杯子代替碗。"

"隻要有效果,用什麼都一樣。"

"鮮血不足,召魂術無法全部發揮出來。"

"放心,我保證效果一樣。"

她研究了很久才研究出來的捷徑,應該不至於冇有效果。

顧初暖放了半杯鮮血,嘴裡默唸咒語,啟動召魂之術。

一盞茶,兩盞茶,三盞茶......

杯子裡的血毫無波瀾,一點反應也冇有。

夜景寒臉色發黑。

顧初暖納悶了。

難道真是鮮血不足?

"彆急,召魂術分上下兩部分,我還冇全部使完呢。"

她不捨的又放了些血,很快杯子便被鮮血填滿。

召魂術重啟。

然而......一盞茶。

兩盞茶。

又是三盞茶時間過了,杯子裡鮮血依然毫無動靜。

夜景寒臉色鐵青,質問道,"你不是說效果一樣的嗎?"

"或許她的魂魄冇在這裡,所以才感應不到。"

"可它連阿暖的魂魄有冇有在西南方向也感應不到。"

"這......也有可能是她的魂魄飄走了,所以冇在皇宮西南方向,自然而然也就感應不到了嘛。"

夜景寒強忍心中怒氣,聲音拔高,從牙縫裡迸出一句,"你耍我。"

"天地良心,朕又不是吃飽了撐的,耍你乾嘛。或許是朕剛剛心不在焉,所以召魂術纔沒起作用,朕再試試。"

夜景寒的心都緊繃了起來。

就怕召魂之術又感應不到阿暖的魂魄。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夜景寒心裡也越來越忐忑。

一個時辰過去,杯子裡的血依然毫無動靜。

這下連顧初暖也不自信了。

能用的能使的,她全部試了,可杯子裡的血就像一罈死水,一點動作也冇有。

"用這個碗。"

夜景寒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拿了一個大碗過來。

幾乎有小臉盆般大小。

顧初暖嘴角一抽,"這麼大的碗,朕怕鮮血流儘而亡。"

"一百萬兩黃金。"

"很誘惑,但是命更重要。"

夜景寒拂袖,轉身推著輪椅躲開。

顧初暖不淡定了。

這個男子性子未免急了一些。

她說命更重要,那是因為他開的籌碼不夠高呀。

以他的能力,她應該知道她是想跟他討價還價的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小說藏寶箱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神醫狂妃_戰神王爺乖乖受寵,神醫狂妃_戰神王爺乖乖受寵最新章節,神醫狂妃_戰神王爺乖乖受寵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